Kya

【乾坤正道】Ghost Game(三)

大概是出道后偶练全员突然失忆又回到大厂并被困在里面自相残杀的奇怪设定

有角色黑化和死亡注意!

内含坤廷,权贵,农橘

前文戳头像查看

————————————————————————
“蔡徐坤”“朱正廷”

通道上方的屏幕滚动着弹出这两个名字。

“来了,来了!”黄明昊激动地拽着范丞丞的衣服晃,范丞丞被他晃的无奈,“看见了!看见了!我又没瞎……”

“是你们认识的人哦?”

坐在他俩边上的是一个黑色短发的男孩子,柔顺的黑色刘海贴在他额头上,不管是他软绵绵的说话语调还是弯弯的眼睛或者始终翘着的嘴角,都让人联想到兔子之类的小动物。

那男孩好奇地看着范丞丞和黄明昊说话,当他听到他们似乎和此时出现在屏幕上的名字的主人认识时,终于忍不住凑过来发问。

此时范丞丞和黄明昊已经站起来了,正迫不及待的等着两位哥哥看到这里的一切时大吃一惊的样子。

范丞丞听到了旁边男孩子的问话,答道:“是啊,之前一起过来的,我们先溜进来而已。说不定要挨骂呢……”他有点担忧的想到了某位暴力仙子一路过来出于关心的训斥。

不过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太多,因为通道口已经一点点的亮起来了。

“啊?!”果不其然朱正廷走出通道看到这个大房间里的事物时就小小地惊呼了一声,他转过头看蔡徐坤,“这、这么多人啊?”

遗憾的是蔡徐坤似乎就要冷静很多了,他扫视了一圈,这个房间是之前见过的所有房间里最大的一个,房间中央摆满了透明的椅子,几乎所有的椅子都已经坐了人,只有最前方一排还有几个位置。

这些椅子的椅背上印有从1到100的数字,这样看来这里应该有一百把椅子,而此时这里将近一百来个人正看着这两个新来的人小声地议着。

范丞丞和黄明昊就站在第一排的椅子前,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蔡徐坤冲朱正廷安抚地笑笑,他微微向前方的人群躬身,举手投足都是浑然天成的气度。

然后他就拉着朱正廷走到范丞丞旁边的空位坐下,朱正廷稀里糊涂地被拉着,想搞清楚状况,那边黄明昊已经先开口了,“有没有吓一跳啊,正廷哥?”边说边笑,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

朱正廷越过范丞丞去拍黄明昊,又瞪他,“我还没说你们呢,跑那么快啊?!一点不让人省心。”

“哇,你们真的很熟内。”

朱正廷这才注意到旁边的黄明昊旁边正微微向他们这边侧着身的男孩,兔子一样的男孩子,他心里感叹。

“你好,我叫朱正廷。”朱正廷友好地冲男孩打招呼。

男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是真的很喜欢笑也很适合笑,“那你就是蔡徐坤了哦?”他指了指蔡徐坤。

蔡徐坤点点头,也露出个笑。倒是朱正廷奇怪地看着男孩,问:“你怎么知道他叫什么啊?难道你会读心术?”

“刚刚屏幕上有显你们俩的名字嘛,正廷哥真笨。”黄明昊就笑朱正廷。

没等朱正廷发作,男孩就接道:“说起来你们真的很熟的样子哦,你们难道记得什么吗?”

记得什么,这话问得奇怪,但几人都懂男孩想表达的意思。黄明昊和范丞丞异口同声地回答:“完全不记得,”又一起问道:“难道你记得?”两人问完互相笑着对视了一眼。

“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啦。那你们怎么关系那么好哦。”

“人家关系好你管那么多哦。”

男孩旁边的一个少年突然发了话,少年很漂亮,却又有点冷酷的感觉,之前他一直保持着毫无变化的表情,也不看他们。这是他在蔡徐坤和朱正廷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他们这才认真的打量起这么个人。

“就,好奇嘛。”男孩好脾气地答到,又看着几人笑道:“说起来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我名字哦,我叫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他叫林彦俊,看起来有点冷,其实他不是那样的人啦,现在彦俊可能有点……”

林彦俊瞪了他一眼,把陈立农正准备说的话噎了回去。

后面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

来时的通道口上的屏幕里白色的大字滚动着变了。

“黄新淳”“丁泽仁”“毕雯珺”“李权哲”

“四个人诶。”“是啊,竟然是四个人……”小声的议论飘进了前排的几个人耳里。

“四个人怎么了……?”朱正廷茫然的向后望去,显然没搞明白人们在惊讶什么。

“在这的人应该都是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应该说——除了在同一个房间醒来后刚刚互通姓名的两人,在场的人谁都不认识吧?所以之前来的人都是两两同一房间一起——”

“而这些人是四个诶——大家可能就会觉得,诶,他们是不是还记得之前的什么事,能告诉我们,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要做什么事这样子。”陈立农笑着接过林彦俊的话。

林彦俊皱着眉盯了陈立农一眼,“所以这家伙才向你们问东问西的。”陈立农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大屏幕突然黑了一瞬,然后整个屏幕都只剩下了雪花状的条纹。

闹哄哄的人群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原本照亮整个房间的白炽灯突然熄灭了,白亮的房间一瞬间陷入了黑暗。

尖叫声和抱怨声顿时就在整个房间里炸开了锅。蔡徐坤无奈地捏了捏朱正廷的手,好让朱正廷能不要那么用力地掐他大腿,他清楚地听到房间里最响亮的那声尖叫来自自己身边这位仙子。

大屏幕在短暂的如电视断线一般的雪花条纹消失后,出现了画面,画面里是一个少年,少年戴着可笑的小丑面具,一身洁白的白衣和浓墨涂抹的小丑面具毫不搭配,却衬的少年身形挺拔。

少年晃晃脑袋,说话了,明显经过处理的声音不辩男女,“嗨嗨,亲爱的少年们,一百个人是不是都到齐了呢?”少年顿了一下,仿佛指望从镜头的那边听到什么回答。

朱正廷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才来的四人已经在边上的空位子上坐下了,刚刚好坐满,现在房间里的一百把椅子似乎都等到了主人。

而坐在位置上不少人此时都皱起了眉头,少年面上的小丑面具涂着大红的口红,嘴角拉出一条长长的向上弯起的曲线,夸张的表现着让人极其不舒服的诡异笑容。

少年又接着带着愉快的语调开口了,“其实没到齐也根本没关系啦,因为死人根本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游戏嘛。”

底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少年言论中微妙的部分,少年又微微低下头,像在自言自语,“是啊是啊,死人是游戏里最基础的一环,正是无穷无尽的死亡保证了游戏的继续啊,”少年猛地抬起头,面具上的小丑和少年都兴高采烈,“欢迎你们!少年们!欢迎你们加入这场游戏——”

房间里的人终于炸开了锅,议论声越来越大,他们仍然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但他们显然意识到了他们正在这里看一个神志明显有问题的疯子说话。

“安静!”少年的声音突然在每个人耳边炸裂,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瞬的安静。

“现在,向大家介绍游戏规则——”

“你是谁啊!我为什么在这里!凭什么要参加什么鬼游戏!我要离开这儿!”一个年轻又充满愤怒的声音在一片黑暗的房间里响起。

这话其实道出了这里几乎所有人的心声,这么多人失去了记忆,又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显然不可能是巧合,只能是人为导致,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让这么多人莫名其妙地遭受这些,竟然是为了参加一个什么游戏,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少年的语调突然变了,原本的兴高采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森森的冰冷,面具上的小丑好像也不笑了,用红色彩墨竖着涂下眼帘的菱形图案拉到脸颊,这会儿看起来竟然如同哭泣一般,“规则的第一条——绝对遵守规则。”

“砰”一声轻响。

有人咳嗽起来,“什么味道啊这是,怎么一股血……”

“我找找啊,违反规则的小朋友哪去了呢?”视频里的少年把手作搭凉棚状放在眼睛上方,向前转了一圈脑袋后,少年突然如孩童发现糖果般的惊喜语气:“看见了看见了!违反规则的人……”

大屏幕“啪”的一声切出了一个画面,漆黑一片的房间,标着数字32的椅子的那一小块区域却在红外线拍摄下清晰可见。

细小的粉尘状颗粒在椅子上盘旋,不知是什么原因,红外线拍摄下只有黑白灰三色的画面里,那些雾气似的小东西却带着淡淡的暗红色。

“消•失•了•哟。”

TBC.

(呼终于考完试了!考试期间爆字数肝完的 希望攒一攒人品 能考到约定的分数的话 就可以去八月份的重庆场看他们了!

【乾坤正道】Ghost Game(二)

大概是出道后偶练全员突然失忆又回到大厂并被困在里面自相残杀的奇怪设定

有角色黑化和死亡注意!

内含坤廷,其他cp痕迹比较重时会在开头预警,请千万慎重选择观看!

(两章过去都还没有进入正题我也很绝望
————————————————————————
这个有三面大镜子的房间后是一条通道。

“快走啦!”少年嚷嚷。

“Justin等等!还没搞清楚后面是什么呢!别老冒冒失失的!”朱正廷冲黄明昊喊道。

他和蔡徐坤是在出房间后的走廊上遇见黄明昊和范丞丞的,对方也和他们一样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这看上去丝毫没给这两皮孩子带来什么负担。

这一路“探险”过来可算是让他们领教到了什么叫做没心没肺专注惹麻烦的皮孩子,但也托此的福,他们也算是很快就熟络了起来,朱正廷更是几乎把这俩小鬼当成了自己的弟弟操碎了心。

“但是,不进去看看,怎么样都不可能知道后面有什么吧?”黄明昊摆出了一副不管不顾好玩最重要的架势。

“那也不能……”朱正廷还想反驳,被范丞丞打断了,“要不然我和Justin先进去看看?没事啦,之前走了那么多地方,不也没什么事?”

朱正廷皱眉,虽然确实是一路过来没遇到什么不对的事,但这个地方就是给他一种诡异的不安感。

“没事的正正,我觉得后面应该没什么吧?大概就是和之前一样普通的大房间之类的。”

蔡徐坤也这么说,就让朱正廷莫名的有点委屈,但是又觉得蔡徐坤好像也没有一定要站在他一边的理由,毕竟他们也就刚认识不过一会而已。

虽然这么告诉自己,朱正廷还是默默的转过身暗自生着没来由的气。

伴随着“啊——”的惨叫,朱正廷突然像兔子似的蹦了起来。

蔡徐坤赶紧拉住已经想往房间外面冲的朱正廷,问到:“怎么了?”

“镜、镜子里!有人!”朱正廷拼命拽着蔡徐坤往后缩,一边拿手指着侧面的一面镜子。

蔡徐坤看向左侧的镜子,光亮的镜子倒映出房间里的东西,很空很干净。

“我什么都没看见啊?”蔡徐坤半虚着眼瞪镜子,努力地试图看出点什么。

他的一只手还牢牢的被朱正廷拽在手里,用力大到让人简直以为手就要这么被拽下来了。

“可我刚刚就是看见了!一个影子很快地闪过去了!”朱正廷从蔡徐坤身后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瞄了两眼镜子,发现确实什么都没有后又转过头试图找人证实自己的话:“丞丞,Justin!你们刚刚是不是也看见……”却发现这俩人影都看不见了,估计是早溜通道里去“探险”了。

“对了!我是在镜子里看见的影子,该不会是这个房间里刚刚有别的人吧?”朱正廷说着又转过来转过去的四处张望,可惜房间里除了他们俩真的再无一人。

“好啦好啦,有可能是不小心看错了?而且正正这么怕鬼呀?”蔡徐坤带着促狭的意味笑了笑,没给朱正廷反驳的机会,他拍拍朱正廷的头,轻轻朝通道口的方向推了朱正廷一把,“走啦,丞丞和Justin都过去好久了,说不定等我们要等急了。”

虽然朱正廷很怀疑那俩会等他们等急而不是巴不得他们不跟着好自己随便玩这事的可能性,但还是比较听话的踏入了通道。

踏进去的一瞬间,朱正廷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嘈杂人声,声音很乱很杂,不像丞丞和Justin两个人就能搞出来的动静。

“难道还有别的人吗……”朱正廷小声嘀咕了一下,其实他莫名的有点慌,还有别的人在应该是好事,人多力量大,对于帮助他们理解现状肯定是有利的,何况也没有什么规定就说这诡异的地方就不能有别的人了,但他就是说不出来的不安。

但刚刚看花眼以为见鬼的表现已经让他在蔡徐坤面前丢够了脸,他悄悄的瞄了一眼蔡徐坤,发现后者对这声音毫无反应。

在心里小小的埋怨了下自己的疑神疑鬼,又默念了两遍恶灵退散,朱正廷向通道深处走去。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走进通道,他自己却像静止了一般站在原地,三面大镜子倒映出他完美无瑕的脸,那上面什么表情都没有。

片刻之后,他把手轻轻撑在了镜子上,嘴角惯性地勾了起来。

蔡徐坤在笑,但他的眼底却罩着一层冰冷的薄雾。

他轻声说:“你吓到他了,下次不许再这样了哦。”

他的语调含着笑,这是他多年以来养成的说话习惯,放在以前足以让万千女孩为他一句话而疯狂,此时这话背后的意味却让镜子后的那些东西不寒而栗。

“坤坤?你在干嘛呢?怎么还不过来。”

从通道里传出的声音像风一样突然吹开了蔡徐坤眼底的雾气,那些星星一样动人的、闪烁的光好像又回到了他眼中。

“来了!”蔡徐坤高声回答。这次是真正的、由心底浮上来的笑意。

通道被划成了一圈圈的圆,随着他的向前,通道开始一圈圈地亮起灯,照亮了黑暗的通道。

头顶、身侧、脚下都浮动着明亮的光,朱正廷站在一片光亮中等他。

蔡徐坤小跑几步赶上等得不停抱怨“怎么那么慢到底干嘛去了”的人,光追着蔡徐坤一路通向那人身旁,仿佛命运,又像极了上帝的一个恶劣玩笑。

【乾坤正道】Ghost Game(一)

大概是出道后偶练全员突然失忆又回到大厂并被困在里面自相残杀的奇怪设定

有角色死亡注意!

内含坤廷,有其他cp出没时会在开头预警,请千万慎重选择观看!

——————————————————————————————
睁开眼睛,朱正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张漂亮的惊人的脸,浅色头发凌乱的翘着,那人的睫毛抖了抖,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两人对上视线,那人的眼睛从刚睡醒的短暂茫然里渐渐活过来。这真是一双让人想要沉醉其中的眼睛,朱正廷想。

蔡徐坤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对面床铺上的人露出一个笑容,他听见那人问他:“你是谁?”

静了几秒,蔡徐坤有点困惑的回答道:“我叫蔡徐坤,你呢?”

“……朱正廷,这是哪?”朱正廷一纵身从床上翻下来,环顾四周。

两张上下床,一张小的写字台,上面堆了些本子笔之类的东西,还有扇窗子,靠门的地方似乎是个卫生间。这里就像一个普通的大学寝室。

蔡徐坤盯着朱正廷发了会儿呆,半响回过神,也从床上掀开被子下来,走到窗边向外望了望。

他们在的房间似乎很高,能粗略的看见他们像在一个庄园似的地方,有高大的钟楼和围了一圈的铁栅栏,外面感觉荒凉而僻静,丝毫看不见人烟。

他回头就看见朱正廷在看他,在等他的回答。他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叫蔡徐坤……其他的全部都不记得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像从出生到现在,除了一个单薄的名字,他的人生只剩下一片空白。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突然上前几步,凑到他面前。

蔡徐坤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俩鼻尖只隔了0.01公分,和一个陌生人靠这么近让他本能地感到不舒服,但奇怪的是朱正廷的靠近却好像又让他不想就这么退开。

短暂的犹豫过后他干脆选择不动,等着朱正廷下一步的动作。

然而朱正廷只是眨巴着眼盯着蔡徐坤,柔软的浅褐色碎发散在脸边,让人忍不住想揉几把……

蔡徐坤及时制止了蠢蠢欲动的手,随手摸一个刚认识彼此除了名字一无所知的陌生人的头显然是很失礼的行为。

他感觉到朱正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有点痒。

随后朱正廷把身体向后挪了挪,脸上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笑容让蔡徐坤脑海里什么沉重的东西——从醒来就一直压在一片空白的大脑里的什么,好像稍稍消散了些。

他听见朱正廷软糯的声音说:“我也是除了名字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诶,刚刚在想你会不会是在骗我,不过现在我觉得你应该没有骗我,可以相信一下。”

“诶?”蔡徐坤愣了一下。

“因为刚刚盯着你的眼睛你都没有躲闪嘛,那应该是没有说谎啦。”朱正廷一边漫不经心的解释,一边开始在房间里四处走动。

“不是……”蔡徐坤莫名的有点想笑,他也跟着朱正廷开始乱走,“我为什么要骗你啊?骗你我有什么好处啊?”

“嗯,”朱正廷此时在专心致志的翻写字台上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啊,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万一就是你让我失忆被拐到这来的呢,万一我们以前关系不好,你想趁我什么都忘了报复我呢。”

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知道的很多嘛,蔡徐坤在心里默默的想。

朱正廷翻完了写字台上的东西,失望地发现什么线索都没有,转过头就发现蔡徐坤站在自己背后盯着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喊他:“哎那个……蔡、蔡徐坤?你也找找线索啊,站这愣着干嘛呢。”

“要不然我们出去看看?”蔡徐坤提议。

“啊好啊。”朱正廷应到,抢先一步就走到门边去转门把手。

门把处咔的响了一声,红漆木的房门却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

朱正廷有点呆呆的回过头看着蔡徐坤。

“这门需要钥匙才能打开,”蔡徐坤环顾了一圈房间,自言自语道:“我想这哪里应该是有一把钥匙……”

不和谐的地方一定藏着什么……蔡徐坤思索着,他望向墙壁上方,红色外漆的挂钟的时针,正是一把有小小锯齿的钥匙。

“正正帮我把椅子搬过来下?”蔡徐坤见朱正廷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就指了指挂钟,解释道:“钥匙在那呢。”

“诶?!哇这是什么地方啊……竟然把钥匙藏在这种地方。”朱正廷吐槽着,一边乖乖的帮蔡徐坤搬过来了椅子。

蔡徐坤踩上椅子,粗暴地一把掰下了钥匙,接着轻松的跃下椅子,冲被他的暴力行为震惊到了的朱正廷笑笑。

“你、你,你手流血了,不要紧吗?”朱正廷从震惊中稍稍回神,就看到了蔡徐坤手上握着钥匙的地方露出来的一点红色。

真是,这人的行为和他漂亮的外表很有点反差啊,朱正廷在心里吐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蔡徐坤不像会用这种暴力行事的人。

“没事,可能就刚刚掰钥匙的时候被划了一下,破了点皮。”蔡徐坤毫不在意地走向门边,拿钥匙插进了门把手与门连接处一个小小的眼,门这回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静悄悄地随着蔡徐坤转动钥匙的动作开了。

他看着蔡徐坤开锁的样子,认真的说道:“那也要小心啊,我们先去找一下有没有医务室之类的地方吧,给你的手弄个创口贴。”

门开后朱正廷直接抢先一步踏出门外,向未知的地方走去,他走的太认真太急切,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蔡徐坤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愣愣的、却又藏着几分痛苦的眼神。

以及蔡徐坤指缝间露出的,钥匙上刚刚被快速抹掉的几个血色小字。

TBC

1991(二)

私设他们两第一次见面是二战期间,之前是知道有对方这么个国/家存在,但是各种原因从来没见过面。

把这文作为周记交上去的时候,老师给我批了一句话:美苏争霸,两个普通人的友谊?
是的友谊后面有个问号
明明我是把情侣这类字眼全部删掉交的啊,这两人有这么gay吗,老师竟然看出了些啥hiahia

——————————————————————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伊万的时候,莫斯科也下着这样凶猛的大雪,也是圣诞节的前一天晚上。
那时他刚从庆祝圣诞的美军营帐里溜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雪地里抱着瓶伏特加仰头就喝的俄国男人。
说不清是什么吸引了他,也许是男人看着无边无际的雪原的视线那么镇定,但阿尔却觉得那眼神里荒无一物,多寂寞啊,就和他一样。
漫长的时间里,从没有人能陪他一起走下去。
阿尔猛地在伊万身边坐下,溅起的雪落在了伊万笔挺德军装上,但伊万像完全没感觉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怎么不去庆祝圣诞节?”阿尔弗雷德问。
伊万似乎这才注意到身边多了个人似的,他盯了阿尔两秒,带着几分嘲讽地笑了:“我们的圣诞节不是明天。”
阿尔弗雷德突然有点恼怒,“有什么好笑的,记不得你们的圣诞节是多久又怎么了,我是个美国人,没有记得的义务吧。”
伊万摇摇头,他没理睬这个莫名其妙坐过来跟他搭话还理直气壮的美国士兵,他仰起头,微醺地半眯着眼望向天空,“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让我想起以前莫斯科的天空……”
阿尔弗雷德有一双透亮的蓝色眼睛。
阿尔扫了一眼被硝烟熏成惨淡颜色的灰暗天空,拍了拍伊万的背,“等战争结束,我带你去我的家乡!那里的天空特别蓝。”
伊万笑了笑,他问阿尔:“你家乡是不是开满了向日葵?”
“为什么这么问?”
“我以前梦到过,在暖和的地方,总是有一大片大片的向日葵田散发着金色的光。你是从很暖和的地方来的吧?”
阿尔注意到,伊万这么说的时候,眼里有光在流动,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仿佛现在才算是真正活了过来。
“是啊,我可是从很暖和的地方过来的,有机会你一定要去我家乡看看,那里可比你这冻死人的地方舒服多了。”阿尔犹豫了两秒,又加了一句:“如果实在去不了,我给你带一把我家里的向日葵也不是不行。”
后来这个去看一看的愿望,一拖再拖,从共同抗敌到冷战,从两个普通的士兵,到知道彼此国/家的身份。
唯一不变的是,阿尔弗雷德总是记得给伊万带一束向日葵,这是他们作为“人”的约定,这是他们彼此从始至终“爱”的证明。
尽管……作为国/家,他们注定你死我活。

朱迪:wifi @白夫人
尼克:原po
摄影:胖爷
妆娘:小爱
后期:Carol

1991(一)

理科狗拼命憋出来的史向,有bug还请原谅
所有历史相关均来自于百度
短,大概两发完

苍白而高大的男人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但窗户大开着,窗外路灯惨淡的光被莫斯科十二月的风雪夹杂着涌进了房间。
男人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盯着窗外,阿尔弗雷德只能看见他银白色的头发和那条挂在他脖子上的旧围巾被风猛烈的摇动,雪又前仆后继的撞在那上面,围巾早被浸的湿透,他的头发也是,伊万却好像全然没有感觉。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灯,又脱掉身上湿漉漉的大衣,他走过伊万身边,关上了窗户。他转头用往常聊天的口吻朝伊万说道:“你要死了。”
伊万收回长时间盯着窗外的视线,他看向阿尔弗雷德,嘴边慢慢的勾起一个笑容,道:“阿尔弗,我是不会死的。要毛巾吗?”
阿尔弗雷德揉了揉已经被雪水打得灰蒙一片的头发,小声嘟囔了一句:“不用了,反正一会儿也还是会被打湿的。”一边说一边毫不客气地示意伊万往凳子那边挪挪。伊万难得没有对阿尔的话表示什么异议,让阿尔一屁股坐了一大半的椅子。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挤在一张小木椅上,这场景显得格外好笑,但他们两个谁都没有说什么。
学着伊万的样子看了两秒窗外,阿尔又看向伊万,说:“你今天穿了军服。”
这个高大的男人穿上了深色的苏联军服,衬得他脸色越发苍白。
伊万没有回答阿尔的话,只是看着阿尔,有点倦怠的微笑着。往常总意味着挑衅的笑,哪怕是两人像普通情侣一样做亲密的事时也充满攻击性的笑,阿尔这次却意外地看出了虚弱的意味,尽管伊万的背仍然像一杆枪一样挺的笔直。
伊万保持着那个笑容,他轻声说了句什么,阿尔没有听清,他也没问。伊万转开了脸,又看回了窗外,阿尔也顺着伊万的视线注视着窗外在大学里颤抖的路灯,两人谁都不说话。
两人之间保持着一种奇妙的沉默,良久,伊万才开口说到:“你没有带向日葵来。”语气很平静,只是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阿尔含糊地“嗯”了一声。
伊万似乎笑了下,但声音仍然没有什么起伏:“既然你没有带向日葵来,你还来干什么?”
阿尔没理会他。
两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好像要直到把自己变为两尊靠在一起的雕像为止。
屋外厚重的雪花一片片地旋转着落了下来,阴沉沉的天空和大地连成了漆黑的一片。
一两个小时,也许三四个小时过去了,阿尔慢吞吞的站了起来,走到门前,握住门把手的手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紧接着就再不犹豫地要去转动门把手。
“阿尔弗。”这声音像一片羽毛落在了地上,轻的几乎转瞬即逝,但阿尔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猛地转过头,伊万嘴角扯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你衣服忘拿了。”
阿尔弗雷德接过伊万抛来的大衣,门一打开,冰冷的寒意就立刻涌上了他全身。他背对着伊万,努力找到了自己被冻僵的声音:“我会在你的葬礼上为你献上加州的向日葵。”
合上门的瞬间,阿尔似乎听到伊万叹息了一声:“那可再好不过了。”阿尔能想象说这话的时候,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泛着的淡淡笑意。
在昏黄的路灯脚下,躺着一个被暴力扯开的牛皮袋子,几篇明黄的花瓣从破损的地方漏了出来。
抢走这个袋子的人几小时前还狠狠的在这里咒骂完才三三两两的散去,他们骂这个包裹如斯严实的袋子里不是救命的面包也不是钱,竟然是一大束在这个动荡时期没有任何价值的向日葵,他们也骂那个该死的美国佬,竟然为了这么一束破花跟他们纠缠那么久,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在距这里很遥远的一片土地上,是新的一年开始了,有的人沉浸在祥和安宁的气氛里,有的人为即将倒下的敌人举杯庆祝,没人注意到谁捧着束向日葵千里迢迢奔赴了一个遥远而寒冷的国度。
而在这片广大无垠的大地上,有人为了明天的面包发愁,有人处于彻夜不眠的紧张中,没有人注意到谁即将和这曾经如巨龙般雄伟的苏维埃一起消亡,谁在那终焉时刻到来前,只是想再看一眼象征温暖的向日葵。
这是1991年的圣诞节,雪又飘飘扬扬地落下来了。

【cos正片】

这个江湖,幸甚有你

叽萝:鬼鬼
咩萝:墨绫
毒萝:半颗牙
秀萝:梦梦
喵萝:原po
二少:安泠
摄影:蛋花、蚊葱
后期:子墨

【cos正片】
雨叩雕栏花尚香,卷舒丹青绘卿婉

小乔:梨透 微博@梨透
孙尚香:原po 微博@雨渡千机
摄影:胖爷 微博@二手的艺术
妆娘:蹭饭 微博@许蹭饭
后期:六六 微博@Sixy_MdL
场地:無双馆 微博@-無雙館-

谢谢所有陪伴我们产出这次片子的粑粑们!这次片子拖了好久 非常感谢胖爷全程指导 也谢谢我的三次后勤小天使陪我们十点出门晚上八点多才回家 再次感谢所有人!鞠躬!

【cos正片】两茫茫(唐藏唐)
炮萝cn:机
叽萝cn:梨透
单反cn:景岚
后期cn:蚊子
妆面:自理

拍摄地点选的景点,大家懂得,人多的这部片子特别尴尬,这里特别感谢超厉害的后期君以及单反君。还有本来和cp写了很久的剧情(;≥皿≤)总之现在已被无视qwq